万博manbetx官网

万博manbetx官网
走进辽阳
政务公开
政策解读
互动交流
办事服务
数据发布
您的位置: 万博manbetx官网>走进辽阳>综合概况>自然地理
自然地理
自然灾害
发布时间:2017-07-03 10:39:25 来源:市政府办公室
【打印文章】 浏览次数: 字号:

历年水灾情况一览

辽阳地区主要自然灾害是水灾,本地区降雨量时间集中在7-8月份,而且经常有连续性大雨天气。境内危害较严重的是浑河和太子河。

238年(魏景初二年闰八月),“霉雨三十余日”,襄平“城中粮尽,人相食”。

辽代(907-1125),只有两年的洪涝灾害资料流传于世,其中记载辽太平十一年(1031),“辽东大雨水,诸河横流,皆失故道。”

金代(1115-1234),仅存洪涝灾害资料2份(次),其中记载金大定元年(1161)“东京道东梁水(太子河)涨溢,水与城(今辽阳老城)等。”

元代(1271-1368),记载辽阳地区洪涝灾害26次。其中记载元大德七年(1303)辽阳等地“大雨水、坏田庐,男女死者119人。”元泰定三年(1326),辽阳等地“大水,坏民田,溺死者158人。”延祐三年(1316)至泰定四年(1327)年的12年中,有10年发生洪涝灾害,洪涝期间,沿河一带“尽成泽国”。

明代(1368-1644),共记载32年洪涝灾害。

1416年(永乐十四年)7月,“大雨如注,沿河村屯多被浸泡。”

1506年(正德元年),辽阳“大水,平地深丈余。”翌年,定辽左卫等20卫所连续火灾。

1557年(嘉靖三十六年),“广宁(北镇)、海州(海城)、定辽(辽阳)、沈阳、盖州(盖县)、三万(开原)、辽海(昌图)……诸卫所水灾”,“淫雨连月,禾尽淹没”。“大水之后,一望成湖,籽粒未收,远近居民,家家缺粮,卖妻弃子,流离载道,入冬以来,日甚一日,民愈窘迫,始则掘食土面,继而遂至相食,积殍狼籍”。

1558年(嘉靖三十七年),“大饥大疫,人相食,有阖门疫死者”。太子河接连泛滥成灾。

1559年(嘉靖三十八年),辽境大水,“军民疫死者无数”。《明实录》载:“往时虽罹灾害,或止数城,或仅数月,未有全镇被灾三岁不登如今日者,……巷无炊烟,野多暴骨,萧条惨楚,目不忍视,……母弃生儿,父食死子。父老相传咸谓百年未有之灾”。

清(1644-1911),有73年的水灾记录,清前期洪涝灾害资料较少,后期较丰富。辽阳地区为害较重的洪涝灾害有13次。

1650年(顺治七年),太子河、浑河“水溢,有庐舍漂没者”。

1693年(康熙三十二年),“水灾,禾稼不登”。“城西大小黄泥坑(洼)淤为平川”。

1754年(乾隆十九年)八月,辽阳“大水成灾”。

1827年(道光七年),秋天大雨,太子河水溢成患。

1835年(道光十五年),辽阳“西北水灾”,小北河、黄泥洼、沙岭等地被淹。

1841年(道光二十一年),辽阳等6州县遭水灾。

1845年(道光二十五年),“辽阳十三州厅县”水灾。

1870年(同治九年),“大水,平地深丈余”。

1885年(光绪十一年),辽河一带“淫雨,尽成泽国”。六七月间又遇“烈风暴雨”。

1886年(光绪十二年),辽阳、海城、牛庄等“10厅30县被水”围困。

1888年(光绪十四年),五六月大旱,“七月连日大雨,房屋多倒榻,田禾被淹,灾民多以秫秆磨面充饥。”大水“平地深丈余,高丽门外城砖没13层”,小北河村至唐马寨一带只露树梢,“辽阳、营口、牛庄等处绵亘千里,都成泽国”。

1907年(光绪三十三年)6月,辽阳河水暴涨,河堤开决,平地水深数尺。一、二、三区被淹17屯,重灾土地7833.4亩,颗粒未收。

1909年(宣统元年)夏日“连降大雨,浊浪排空,声如牛吼,远闻十余里,平地水深过丈,唐马寨、柳壕、黄泥洼、刘二堡等地河水汇聚,奔腾南下,坝顶行舟,水天一色。有的村庄被一扫而光”。大水过后,满目凄凉。

1911年(宣统三年),“正月以来,大雪降落异常,春融之际,遍地成波,麦未成熟,被水淹没如同未种。壮者逃之四方,老弱渐转沟壑,幼者嗷嗷待哺,惨不忍闻。六月,太子河堤坝决口,平地深水一丈有余,浅者六七尺不等,四顾汪洋,尽成泽国,此宣统元年尤为惨重。

民国时期(1912年至1949年9月30日),辽阳地区共有14次洪涝灾害记录,灾情较重的有9次。

1915年(民国四年九月),太子河水暴涨,刘二堡、柳壕、小北河、唐马寨等地淹地近万垧,灾民8万余。

1918年(民国七年八月二十六日),蓝家、首山一带降大暴雨,首山峰北之荒甸屯,平均水深5-7尺,辽阳城南,望之如海。刘二堡一带堤坝决口6处,孟柳壕及其周围水深“两丈有余,边墙子至刘二堡一带浊浪滚滚,只露大树梢,过往碑至唐马寨处,呼救之声,不绝于耳”。

1922年(民国十一年八月二十三日),北边墙子、小川城、小骆驼背之三角地带,因刘二堡小西地、孟家水口之间决堤而“汪洋成川,豆苗无存,高粱全颓于水中”。

1923年(民国十二年八月十日至二十日),太子河流域一次降雨200毫米。山洪暴发,河水猛涨,辽阳境内堤坝冲开10余处,大量房屋被冲倒,数万亩庄稼被淹没。太子河高丽门河段,流量高达11300立方米每秒,是辽阳有记录资料以来第三次超过万立方米每秒。铁路中断,城内进水。此次大水是1888年以来未曾有过的大水灾。北边墙至青鱼湾、西泗河、前蚂蜂泡一带,田禾均被淹没。

1926年(民国十五年八月),北边墙子、李家窝棚、南边墙子、刘柳壕和孟柳壕等35个村屯被淹,“积水约三、四尺至一丈二尺不等”,受灾土地9.8万亩。

1929年(民国十八年八月),阴雨少晴,农历七月初一晚至初二上午,大雨如注,山洪未至,乡路水已齐腰,山水咆哮,声若雷鸣,民皆惊恐,水头过处,山丘谷地之间树木、村舍多没于浪涛之中,塔子岭、甜水、水泉、吉洞峪、隆昌、八会、上麻屯、亮甲、河栏一带,水势之大难以言状,刚家堡平地水深丈余,形成泥石流,宋某全家27口人不及逃避,被埋13口,稠林子村屈庆玉夫妻迟走一步,大人及两个孩子全被淹死,李荒沟(今属甜水乡古家子村)顾恩翠家5个孩子全被洪水葬于砂砾之中。贾家村、罗家村、河栏沟、亮甲山一带浪峰二丈有余,夜间石滚如吼并撞出火花,“怪异丛生,神人难测”。中堡村王家崴子(河西)只露房脊。亮甲区公所40石仓谷,120套军服均被冲走。二道河、鸡鸣寺(中部和北部),大甸子、头一站被洪涛连成一片。水泉、甜水、孤家子一带“山洪汹涌,冲走人、畜、财物难以计算。”沿河一带,灾情更甚,多处坝顶行舟,方圆数十里,举目无青,灾民多乘草木筏子、小船逃生,哭号求救之声不绝于耳,大水过后,耕田、道路难辨,民舍多颓成堆,树梢挂泥。这次水灾农作物被淹,电柱冲倒,几十万间房屋被淹,近百万农田绝收,人畜死亡严重。

1935年(民国二十四年七月至八月间),太子河上游普降大雨,山洪暴发,河水猛涨,沿护城河进入市区,火车站前低洼处水深达3米。

1938年(民国二十七年),大罗套、谢柳壕、黄套、南教场、转轴、蛤蜊坑一带“田舍均浸水中,水天一色”。

1939年(民国二十八年),太子河坝决口,穆家堡一带被淹,粮谷绝收,灾民四出乞讨。

1947年(民国三十六年),7月14日夜,小屯、蓝家、首山一带降暴雨,15日,首山北部荒甸、朱家堡子、小孤家子、腰老鸹窝、水泉(屯)、王罗屯、沙岭、黄泥洼、小北河等地,一时急流汹涌,菜庄铁路桥及一些民房被毁。

1949年6月7日至8日,辽阳地区连降暴雨,沈旦内河决口,淹地2万亩。7月20日,河水泛滥,太子河右岸唐马寨区大骆驼背村东沙质坝渗水,21日小北河区马家堡子段,左岸刘二堡区田坨子段大堤决口,浑河左岸唐马寨区三尖泡、田家屯段2处决口,柳壕河右岸鲤鱼泡,运粮河左右岸孟套子、马家、三岔子、六间房,南沙河的兰家窑、小河沿相继决口,境内有50个村被水围困,10万人受灾,7人丧失,30万余亩耕地被淹,60余间房屋被冲倒。

1950年6月8日,境内北沙河右岸后烟台、大新庄两处决口,两股洪水在后烟台与小新庄间汇合西流入浑河,15个村受淹,其中单庄子、王家等6个村重灾,15000亩耕地毁种补种;7月21日,北沙河右岸大新庄、后烟台附近又决口,耕地受灾70108亩,减产7成以上。太子河.浑河堤坝相继决口,太子河右岸马家堡子,左岸田坨子;浑河左岸三间泡、田家屯;柳壕河右岸鲤鱼泡;运粮河左岸孟套子、六间房堤坝溃决,40余万亩耕地被淹,灾民达10万人。

1951年8月3日至4日,连日阴雨,河水暴涨,辽阳境内北沙河岸的前烟台、房干堡,柳壕河右岸的黑鱼泡一带及太子河左岸的田坨子、二道冈;运粮河右岸的横道河子等坝段,先后决口10处,被淹土地约2.4万垧,减产70%以上。

1953年7月21日,辽阳普降暴雨,河水猛涨,大、中、小河堤防相继决口76处,淹地42.9万亩,受灾139个村,3.2万户,19万人,冲毁房屋2840间。8月20日运粮河左岸二台子、柳壕河左岸老桥房、南沙河半拉山子等处堤防决口。21日太子河洪峰流量为3440立方米每秒,太子河左岸锅坑子.下口子两入决口。23日浑河左岸沙岗子决口,一处长150米,水深达3米,冲倒房屋8间,冲走2人,淹地38.3万亩。

1954年8月下旬,辽阳境内连降大雨,山洪暴发。28日,浑河、太子河、运粮河、南沙河等大小河流防洪堤坝30处决口。69个村受灾,洪涝273430亩,冲倒房屋126间,其中穆家、唐马、柳壕、刘二堡等地区受灾严重。

1955年7月暴雨成灾,北沙河、杨木沟、戈西河、小浑河共决口8处,淹没耕地7000亩。

1957年8月,境内降大雨、暴雨,内涝耕地16万亩,是解放以来内涝最重的一年。

1959年7月下旬,连降大雨和暴雨,洪涝重灾1200亩。

1960年8月4日,暴雨,全市遭受特大洪水灾害。太子河水位最高达27.8米,洪峰高达27.94米,超过保证水位(24.3米)3.64米,特大洪峰流量达18100立方米每秒。受灾人口35万人,农用物受灾面积130万亩,冲倒房屋4万间,死亡657人。同日午后,高丽门外太子河木桥被冲毁。

1962年8月7日,辽阳、本溪地区连降大雨,太子河水位猛涨。8月21日,辽阳高丽门水文站水位23米,流量1760立方米每秒。城东高丽门大桥阻碍洪水渲泄,对市内威胁很大。经省防汛指挥部批准,于9月4日将长263米、宽6米的50孔大桥拆除28孔,共长140米。受淹耕地10000亩。

1964年7月下旬至8月中旬,阴雨连绵,境内9条河流堤防决口20处,外水成灾135510亩。内涝成灾235309亩,共受灾370819亩。

1971年7月31日,降大雨,8月4日杨木沟左岸决口,灯塔境内受灾面积700亩,其中颗粒不收320亩。夏秋季节运粮河坝开,穆家、唐马寨一带受灾,作物成灾面积28.88万亩,浸泡粮食4.2万公斤,倒塌房屋1225间。

1974年9月,辽阳地区普降暴雨,雨量为170-190毫米,大面积农作物遭受风、涝灾害。

1984年8月4日至13日,辽阳连降三次大暴雨,东部山区降水为150-200毫米,西部沿河为290-384毫米,沿河18个乡镇一片汪洋,50万亩耕地积水,部分耕地水深1米多,有13.2万亩农作物受灾,近3万亩绝收。有180个村,3687亩养鱼池塘漫堰溢流,鱼苗、鱼种损失严重,倒塌房屋37间,死亡7人。

1994年8月15-16日,暴雨、大风灾害,最大瞬时风速18米/秒,辽阳部分农田被淹,内涝、倒伏成灾。玉米减产5成左右,水稻减产2成。

1995年,辽阳遭逢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灾害,自7月29日凌晨二时起沿河流域普降有史以来少有的高强度大暴雨,全市地区平均降水量达124.3毫米,北沙河出现177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流量,大大超过其809立方米每秒的抗洪能力。浑河水系发生自1888年以来最大洪水,黄腊坨水文站出现5770立方米每秒洪峰流量,远远超出了辽阳坝段2500立方米每秒的抗洪能力。境内大、中、小河流全面告急,相继漫堤决口23处,计29个乡(镇),388个村受灾,其中重灾12个乡(镇),151个村。受害人口54.33万人,成灾人口48.2万人,重灾人口22.45万人,特灾人口13.2万人。

全市经济损失72.3亿元,其中农业损失22.1亿元,受灾面积153.1万亩,占农作物播种面积的67.9%,其中成灾138.7万亩,绝收85.3万亩,粮食减产9.8亿斤。冲毁鱼塘4.57万亩,跑鱼3万吨;淹死畜禽774万头(只);堤坝、闸站等水利工程损失8.27亿元;1.7万余家乡镇企业停产,损失4.97亿元;其他各业损失5.46亿元;人民群众财产损失22.11亿元,过水房屋23.9万间,倒塌民舍12万间;抢险救灾消耗物资和药品2.03亿元。

历年旱灾情况一览

旱灾多发生在春季和夏季,秋季较少。

1620年(明万历四十八年后金天命五年),辽东大旱,大面积农田绝收,后金割据地区尤为严重。

1689年(清康熙二十八年),“春旱、秋早霜,粮谷不收。免辽阳田赋”。

1829年(道光九年),“亢旱成灾”。

1867年(同治六年),“春旱”,禾苗多枯黄。

1889年(光绪十五年),“春旱,民缺食”。

1913年(民国二年),大旱,五月山丘地带高处草木发黄。

1914年(民国三年),春、夏大旱,汤河断流,灾民四出乞讨。

1920年(民国九年),河干井枯,大麦、小麦、大豆多旱死。

1925年(民国十四年),春旱,幼苗枯黄。

1926年(民国十五年),唐马寨、穆家堡、柳壕、刘二堡一带“亢旱,至阴历六月乃雨”,苗枯,麦绝收。

1940年(民国二十九年),刘二堡一带,春种至夏锄滴雨未降。河栏沟一带,从四月二十二日至六月初二,40余天无雨,禾苗多枯,仅有3成年景。

1943年(民国三十二年),山区大旱,农田绝收,灾民多靠野菜、树皮度日,许多人中毒、浮肿,有的背景离乡。

1948年(民国三十七年),山区大旱,田禾枯萎。

1950年5月,旱情较重,丘陵地带河干井枯。

1951年5月大旱,大风、干燥,大路烟台4个水泡干3个,9眼井干6眼,山区干旱达18厘米,平原深达12厘米,春麦叶黄2-3个,豌豆旱得不开花,小麦、豌豆减产3-4成。平原一些水田裂缝深达4寸,山顶部树木约有20%发黄。

1952、1956、1957年为一般伏旱年。

1958年伏旱最重,是年继春旱之后,从5月22日起连续73天没下透雨,水田干旱裂缝达13厘米。

1978年伏旱,是年6月,西部佟二堡、沈旦堡、王家、西马峰、邵二台公社旱情较重,受灾面积9.45万亩,减产3成。

1963年秋旱,自8月入秋以后东部铧子公社34天未降雨,山坡地出现一指宽的裂缝,大豆成片枯死,玉米带皮立秆,高梁叶一黄到顶,干旱成灾58600亩,减产4成以上占64%。

1967、1968、1974、1975、1976、1977、1979年为一般伏旱年。

1972年夏,山地4-6月大旱,禾苗多枯萎,旱象延续到立秋以后。

1978年6、7月大旱。

1984年6、7月,锅坑子、六弓台、代耳湾和南甸子等村屯旱象严重,受灾面积1690亩,减产11.85万公斤。

1997年6月中旬至8月中旬连续32天≥33℃高温少雨,≥35℃高温天气达8天,而7月份的降水量仅为历年同期的45%,高温、干旱程度为辽阳有资料记载以来最严重的年份,导致农作物减产,病虫害发生较重。 

历年风灾情况一览

风灾多发生于3-5月间和8-9月间。辽阳地势高低不一,风灾程度亦不同。

1909年(清宣统元年)5月7日下午4时,辽阳东路第八乡,飓风冰雹大作,约1小时有34屯房草被揭大半,蔬菜田苗毁伤净尽。

1914年(民国三年十一月二日),大风刮倒境内电柱13根,折断2根、刮倒和拔起柳树38576棵、杨树16689棵、榆树9826棵、松树100棵。

1939年(民国二十八年四月八日),黄泥洼一带遭“黑风”袭击。“风势凶猛,天昏地暗,伸手难见五指”。房盖被揭,门窗损坏,7个村屯200余家受灾。

1949年7月中旬至8月初,境内遭受台风袭击,农作物倒伏近3万亩,减产2-3成。

1953春,大风,辽阳地区4.4万垧田禾受损。

1961年,大风日数达35天,是正常年的4.66倍,田禾、树木受损。

1964年5月12日午后3时许,黄泥洼一带遭龙卷风袭击。约500米宽的风带上,柴草垛、木制农具及房盖被刮起,百余斤的猪被卷起数米高。金山屯村房瓦皆被揭掉,大部分房瓦飞出百余米远。

1965年5月某夜,青鱼湾村房草被揭,大树多被飓风刮倒。

1980年4月18日和5月2日,大风超过8级。5月16日至18日,灯塔境内西部地区王家、沈旦堡、西马峰3个公社28个大队遭受风灾,受灾面积25454亩,其中毁种12485亩。7月20日,龙卷风袭击甜水、水泉公社,万余亩玉米被毁,百余间房顶被揭掉,毁林木900株,农田减产3成。

1981年,有气象资料记载以来,为大风最多年,5月初,穆家、唐马寨、柳壕、小北河多处耕地垅沟垅台被刮平。

1983年7月3日晚7时左右,小北河一带遭龙卷风袭击。风带宽50至100米,郭家、淤泥湖、杏树坨一带800多亩庄稼被毁,222间房屋受损。

1984年8月10日17至22时,灯塔境内遭受6至8级大风袭击,除沈旦堡、柳条寨2乡外,其余乡镇均受其害,玉米倒伏30%,高梁倒伏50%。张台子、张书、沙浒受灾面积占旱田总面积的42%。大河南乡周官村一带,碗口粗的树连根拔出,电线杆折毁43根,变压器从台上吹落。全县玉米、高梁、大豆、水稻、谷子共倒伏114272亩,使全县粮食欠收一成以上。辽阳县黄泥洼一带遭风灾,18个村约9000亩庄稼减产63.5万公斤。

1985年7月下旬至8月19日夜间,辽阳县多次遭历史罕见的台风袭击,全县作物受灾面积34万亩。八会、隆昌、吉洞峪、上麻屯一带,多数高梁、玉米等作物被刮倒,作物减产约5成;河栏镇2.61万亩庄稼、2.4万棵大小树木被刮倒;甜水乡农田受灾1.2万亩,减产151.5万公斤;小屯镇耿家屯村辽溪公路某段,大树被连根拔起,交通受阻;黄泥洼镇17个村3.4万亩农田受灾,减产350多万公斤。

1990年8月1日,最大瞬时风速达19米/每秒,风灾造成兰家乡高梁、玉米减产6-7成,大豆减产3-5成。

1991年7月26日,大风灾害,最大瞬时风速20米/秒,小北河镇、黄泥洼镇农民住房、农作物、树木及通讯线路受到不同程度破坏。

1993年6月6日大风灾害,最大瞬时风速达21米/秒,东京陵、庆阳等地经济损失200万元。

历年雹灾情况一览

雹灾多发生在5至6月和8至11月份,在春夏和夏秋交替季节尤为频繁,冰雹灾害在境内主要有两条线,呈马蹄状分布。一条是唐马寨至柳壕、黄泥洼、沙岭、辽阳市老城区;另一条是吉洞峪至下达河、小屯、辽阳市老城区。

1292年(元至元二十九年闰六月),“雹灾,免田租”。

1581年(明万历九年八月),辽东定辽等卫雨雹成灾,有的冰雹大如鸡蛋,由长安堡至青石岭受害地区约百里,田间庄稼尽被打伤。

1835年(清道光十五年),“雹灾”,赈灾民,缓征“新旧额赋”。

1909年(清宣统元年七月二十八日),黄泥洼、关家口门等处骤然下冰雹,将所有幼树打毁无存,庄稼全部被毁。

1921年(民国十年八月一日)上午7时许,首山西北天空突然浓云如墨,随即狂风骤起,树木拔倒,房草皆飞,片刻,冰雹倾注,大者径过3寸,小者如鸡蛋黄,平地雹深2寸,田禾蒿草,一律偃地如铺,禾谷脱粒,存者无几。黄泥洼、大卧子、西青堆子、马家堡子等20多个村屯的4万亩农田受灾。9月6、7日,雨转冰雹,雹大如鸡卵,持续3分钟乃止。东部地区小堡、半拉山子等6村13286亩地受雹灾。

1922年(民国十一年九月十日),大沙岭、小沙岭、金山屯、大闯屯和小闯屯一带遭雹灾。

1926年(民国十五年八月),刘柳壕、蛤蜊坑子、北边墙子、常家窝棚、小骆驼背、黄泥洼、代尔湾等20个村屯5万亩庄稼遭雹灾。

1932年(民国二十一年九月十五日),五道口门一带遭雹灾,一大冰雹“重20斤”。大沙岭、小沙岭、大闯屯、小闯屯、金山屯田间“高梁码子”尽被冰雹“脱粒”。

1934年(民国二十三年八月四日),马家村遭冰雹袭击半小时,平地积雹3寸,满地银白,盛夏如冬。

1943年(民国三十二年五月),刘二堡一带遭雹灾,平地积雹过寸。

1947年(民国三十六年七月),太子河沿岸遭雹灾,田间香瓜多被打碎,高梁、玉米作物大部分被打成光秆。

1953年秋,黄泥洼一带遭雹灾,1515垧农田受灾。

1955年6月18日午后,境内张台子、铧子、佟二堡3个区发生冰雹,持续约1小时,雹大如榛子,其中遭灾最重的黑英台,120亩高梁、玉米全部被打光。

1957年6、7月份共发生6次冰雹。下达河西部遭雹灾,禾叶如梳。

1962年6月25日,沙浒、西大窑、王家、佟二堡公社遭受冰雹的袭击,持续15分钟,降冰雹厚9厘米,受灾面积40067亩。英守堡生产队和东养鱼池生产队各有200亩庄稼毁于雹灾。

1963年7月16、17日,铧子公社形相屯、双龙寺、小堡、半拉山子4个大队563亩棉田受雹灾,减产2至4成;张台子公社双台子、尖山子2个大队375亩棉田减产3至7成。

1965年7月22日13时20分,柳条寨公社金山屯、李大人大队遭冰雹袭击,雹如蛋黄,持续20分钟,3661亩耕地受灾。

1968年8月7日,甜水、杨房、王家堡子生产队一带降冰雹约15分钟,平地积冰雹30余厘米。

1977年6月1日14时,西大窑、沙浒两公社遭冰雹袭击。

1980年8月23日14时至17时,降冰雹2次,首次约5分钟,后一次不同地区分别降10至30分钟,降雹区在太子河与南沙河之间的小北河、黄泥洼、沙岭、小祁家、曙光、首山、太子河7个乡镇32个村和2个农业科学试验基地。冰雹、大风并行,时间之长,为全市60多年来所罕见,受灾面积8.5万亩,其中严重受灾面积占5万亩。

1981年秋,兵马屯、绣江堡和双台子一带降冰雹,禾叶多落。

1983年6月28日,三棵树、郭家、淤泥湖、牛心坨、蒲河等7村屯1629户,遭40分钟大如鹅蛋的冰雹袭击,平地积雹15厘米。损失房瓦2.4万块、玻璃5000平方米、房屋44间;毁玉米和高梁作物8000亩、大豆3000亩、青菜800亩、土豆1.16万亩、沙蓝杨苗圃900亩。8月末,黄泥洼镇头台子、二台子等4村屯遭20分钟冰雹袭击,雹大者近斤,小者3两许,冰雹骤至,空中麻雀被打死数十只。刘二堡镇孟甲、西地等村蔬菜作物多毁于雹灾。

7月20日午后,柳河子、西大窑、沙浒、鸡冠山、铧子等乡镇遭受冰雹袭击,冰雹从南向北而至,大如鸡蛋黄,小似卫生球持续20分钟,受灾面积达15856亩。受灾严重的玉米、高梁叶片皆呈碎丝状,大豆、地瓜、小杂粮等农作物和茄子、辣椒、架豆等蔬菜全被打成光秆,粮食作物受灾严重的近3000亩,其余减产50%。柳河子乡果园

12000株果树的果实全部打落在地,前堡村400多亩山楂树的果实所剩寥寥无几,其余的果树减产50%,共损失果实约10万公斤。

1984年5月26日,河栏镇大面积降雹半小时,棉花及大豆田遭害;冰雹毁蓝家村棉田百亩;隆昌镇、下八会、塔子岭乡局部,上麻屯乡大部分葡萄、山楂之孕果被冰雹打落;甜水、水泉两乡1500亩农田受损。7月14日,大河南乡周官屯、全家、营盘等村遭冰雹袭击。

1985年6月3日,高城子村千余亩,南雪梅村200亩庄稼毁于冰雹灾害。

1986年6月15日,孤家子乡邱家堡子、栗子园、新寒岭三个村遭雹灾,禾叶残损。

1987年6月23日,小屯镇西部、北部、东部2000亩农作物为冰雹损坏。

7月28日17时许,鸡冠山乡遭受罕见雹灾,雹如蛋黄,持续15分钟,以詹家、高家、刘家3村最重,少数家禽被打死,门窗玻璃被打落,全乡减产水果5万公斤。

历年冻灾情况一览

1525年(明嘉靖四年),“冬,大雪,人、畜多冻死”。

1885年(清光绪十一年),“冬,大雪,冻死人、畜”。

1903年(光绪二十九年)十二月初,奇寒,汤河沿至三道河村大道上冻死19人。

1913年(民国二年冬),山丘高处老树多被冻死,许多家畜死亡。

1920年(民国九年八月十四日),“翟家窝棚、乔索子、大骆驼背等17村屯降严霜,荞麦、菜豆,叶尽枯黄,有颗无粒。民食艰难”。

1946年(民国三十五年秋),隆昌一带遭霜冻,高粱未成熟。

1962年,下八会、隆昌一带5月16日降雪,芸豆及地瓜秧多被冻坏。

1975年,秋霜使玉米受灾,籽粒未成,居民多食青玉米。

1976年9月上旬,气温骤降,农作物籽粒未完全成熟,仅有6成年景。

1981年5月3日,水泉村一带,突然发,平地积雪10厘米余。

1997年1月1日暴雪,积雪深度达19厘米,给交通、运输带来严重困难,部分农户塑料大棚受损。

历年虫灾情况一览

1176年(金大定十六年),东京路蝗、旱灾并发,外逃者众。

1329年(元天历二年),辽阳等郡属有蝗。

1586年(明万历十四年),辽阳水、风、虫相继为灾,民乏食。

1689年(清康熙二十八年),春旱后,遍地虫灾。

1786年(清乾隆五十一年),辽阳州境,蝗过之处,禾稼无存“。

1913年(民国二年),辽阳旱,境内发生蝗虫,蝗虫遮天盖地,咬死庄稼,蝗虫所过之处,作物绝收,瘟疫并发,灾民靠吃野菜、树叶、草根度日。

1948年(民国三十七年),辽阳全境蚜虫为灾,只有“二成年景”,30万亩高粱颗粒不收,辽阳地区灾民超过40万人,为百年不遇的虫灾。

1953年6月中旬境内夜盗虫灾害严重,受灾面积达13980亩。辽阳县境内30余万亩作物收成减半。

1955年6月初,境内夜盗虫大面积发生,佟二堡、民生等村组织学生捕捉,3000名学生一天捉虫达1吨。

1959年7月,山区蚜虫为灾,境内粮食减产约0.6亿公斤。

1961年6月中旬,西部佟二堡、王家等公社19000亩麦田发生蝗虫灾害,中国民航局出动20架次飞机撒药治虫。

1962年夏、秋,境内遭粘虫灾害,受灾面积近万亩,减产2500万公斤。

1963年12月,辽阳县东部山区油松12110亩,发生严重松毛虫灾害,调动飞机洒药59架次,组织人工捕捉达32000人次。

1965年7月,辽阳地区普遍遭蚜虫灾害,辽阳县委、县人委召开紧急会议发动干部、群众“虫口夺粮”。

1973-1976年,山区17.05万亩油松林先后遭松干蚧灾害,大片油松林枯黄(至1987年,基本控制了此害)。

1981-1985年,境内发生舞毒蛾虫害,受害面积达100万亩,一些地方树木落叶,盛夏如深秋。

1982-1983年,辽阳县50万亩玉米作物遭玉米螟危害。佟二堡地区大片高梁地发生蚜虫灾害。

1996年境内水稻白叶枯病发生严重。全市有14个乡镇,3万余亩水稻不同程度的发生了白叶枯病,一般减产20%以上,较严重的减产50%以上,严重的造成全市水稻减产1500吨。

1996-1998年,美洲斑潜蝇发生严重,1993年在我国海南、广东、广西首次发现,1995年传入辽宁省,1996年在辽阳市零星发现,1997年至1998年已经蔓延,全市有20万亩蔬菜受美洲斑潜蝇灾害,此虫主要是幼虫在叶片上形成蛇状的隧道,使叶片枯白,影响叶片的光合功能,可使蔬菜减产30%-50%。

1998年,辽阳境内水稻遭受稻水象甲的突发侵害,该虫是新传入中国的一种检疫害虫,稻水象甲成虫啃食叶片,影响光合功能,幼虫蛀食稻根,造成飘苗,减产70-80%,经全市组织普查,有26个乡(镇),28万亩水稻受稻水象甲为害,减产2356吨。

历年地震情况一览

辽阳地区地震次数较多,史料记载:

294年3月(西晋元康四年二月),上谷上庸辽东地震。

1301年(元大德五年),辽阳、沈阳等处发生水、蝗、风、雷、地震。

1378年6月4日(明洪武十一年五月庚日),辽东,地震有声自东北向西南。

1476年10月8日(明成化十二年九月辛酉),辽阳成,地震有声。

1484年1月29日(明成化二十年正月庚寅),辽东地震,声如雷。

1493年1月18日(明弘治六年正月朔),辽东都司,地震有声。

1494年(明弘治七年九月),辽东都司,地震。

1496年1-7月(明弘治九年正月一五月),陕西、山西、辽东都司,地震。

1518年7月2日(明正德十三年五月),辽东都司,地震。

1518年12月24日(明正德十三年十一月申),辽东,地震。

1525年5月22日(明嘉靖四年五月已未朔),辽阳地震。

1526年1月11日(明嘉靖四年十二月癸丑),辽东地震。

1527年5月14日(明嘉靖六年四月辛酉),天鼓鸣,辽东地震。

1552年10月27日(明嘉靖三十一年十月己未),辽东泛河城、辽阳地震。

1570年11月30日(明隆庆四年十一月丁卯),辽东天鼓鸣。

1597年10月6日(明万历二十五年),辽阳、广宁、开原,地震,地裂涌水三日止。

1608年(明万历三十六年),辽东地震。

1609年(明万历三十七年),辽东地震。

1615年11月8日(明万历四十三年九月辛卯),戌初辽东地震,响如雷。

1638年10月(明崇祯十一年清崇德三年),辽东地震。

1679年8月(清康熙十八年),辽阳州地震。

1886年5月(清光绪十二年),辽阳地震,一些建筑物倒塌。

1888年6月13日(清光绪十四年),辽阳地震。

1922年(民国十一年),鸡冠山、关门山,山裂山崩。

1940年8月5日(民国二十九年),熊岳震中,辽阳境内普遍有震感。

1969年8月18日,震中在渤海,辽阳境内有个别房屋震动。

1974年12月22日,在地表老官屯处的太子河断裂带上,发生4.8级地震,震中在胡巴什沟村南1.4公里处。孤家子、鸡冠山、西大窑等村镇,建筑物出山墙倒塌、裂缝,烟囱顶震掉、扭断移位等。

1975年2月4日,震中海城,波及辽阳城乡,为6.4级地震,少数民房山墙破裂,烟囱大多断落,小屯公社上平州大队,地面塌陷6处,其中最大的一处长14米,宽0.2米,深9米;小北河滩一裂缝长200米;下八会公社,徐家生产大队一裂缝长40米。全市死亡26人,重伤74人,轻伤444人,震后冻死、捂死47人,火灾烧死58人,冻伤29人,烧伤58人。砸死大牲畜18头。全市房屋破坏面积42.29万平方米(其中农村2.8万平方米,市区39.49万平方米),大烟囱倒裂29座,厂房、商店及其他公共建筑倒塌和严重损坏219栋,白塔刹座震落。全市直接财产损失价值达4144万元。

1976年7月28日,震中唐山,震级7.8级。辽阳境内有强烈的震感,房顶落尘土,下午余震时房屋呈东西向摆动,田禾无风竟涌起波浪,少数房屋有损,电线杆呈50°——60°倾斜。